当前位置:首页 > 舆情防控 > 正文

自动驾驶能否激活新机遇

图集

得益于千千万万名埋头苦干的工程师,中国自动驾驶研发进入了快速突破期。图为长安CS55试验车正在进行自动驾驶城市交通场景模拟。

对于车企来说,为产品配备自动驾驶辅助功能成了“必答题”。例如,蔚来汽车通过FOTA(移动终端的空中下载软件升级)技术,对旗下产品搭载的自动驾驶技术进行持续升级。

在上海搭乘一辆“无人驾驶”的网约车,坐在后排看着它启动、转弯、刹车,将不再是令人意外的场景。

近日,随着自动驾驶网约车首次面向公众开放服务,上海智能网联汽车载人示范应用进入规模化阶段。据了解,仅在上海市嘉定区,可用于智能网联汽车测试的开放道路就已经达到53.6公里,测试场景达1580个。

有业内专家表示,得益于智能网联技术的发展和政策法规的保障,自动驾驶汽车的“舞台”将延伸至工业区、商业区、交通枢纽、住宅区等人们生活中的各个场景。

尽管围绕自动驾驶产生的争论还在继续,但没有谁敢轻易放弃这块势必影响未来数十年的技术高地。

对于传统车企来说,“自动驾驶”是其智能化转型的重要标志,而海量的用户、庞大的数据和丰富的造车经验是他们的竞争优势。不过,由于相关法规、伦理的不健全,他们在面对消费者时不得不小心翼翼,以避免陷入“过度宣传”的非议之中。

对于后入场的造车新势力和其他互联网公司来说,自动驾驶、智能化则是其发展的底层逻辑。但想要以自动驾驶重新分配“蛋糕”,特斯拉自动驾驶撞车的案例又提醒他们“欲速则不达”。

今年3月1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了《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报批稿)推荐性国家标准制定工作,将汽车自动驾驶分为6级,拟定于2021年1月1日实施。按照它的划分,目前市面上所售汽车产品所搭载的包括车道保持、车道偏离预警、并线辅助、主动刹车、自适应巡航等功能多为2级或以下驾驶辅助,未满足工信部《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对于3级及以上“自动驾驶”的定义。

发展自动驾驶不能一蹴而就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发展,汽车与能源、交通、信息通信等领域有关技术加速融合,需要我们以更大决心更大力度推动产业发展再上新台阶。”不久前,在中汽创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暨基地项目启动仪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的这番表态足以证明,自动驾驶和汽车智能化将对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作出多么大的贡献。

中汽创智科技有限公司由兵器装备集团、中国一汽、东风公司、长安汽车和南京江宁经开科技共同出资设立,被视为三大汽车央企的重点合作项目,据介绍,公司计划用3至5年时间打造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创新型汽车高科技企业,推动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其中,“智能安全”正是这家新公司对于智能网联汽车核心竞争力的论述。

“新时代催生了一些新机遇,例如消费者对健康出行的需求、业内热议已久的自动驾驶等。”在长安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朱华荣看来,尽管全球汽车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但也有新机遇。

实际上,作为长安汽车正向研发体系的重要缔造者之一,朱华荣对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问题如数家珍。3月10日,朱华荣坐进长安UNI-T,完成了国内首个L3级自动驾驶量产体验直播。

在那段20多公里的道路测试中,测试车辆顺利完成了多种道路工况下的行驶:在低速拥堵时完全实现自动驾驶,在中高速时监测驾驶员的状态并提醒,在非设定条件路段时提示驾驶员介入操作。

“整个过程既漫长又短暂。”当天完成直播后,长安汽车智能化研究院智能驾驶所高级经理梁锋华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2003年,大学毕业的梁锋华加入长安汽车,从最基础的汽车电子电气技术开发做起,见证自动驾驶从“萌芽”到“初见成效”。

“当时我是自告奋勇参加自动驾驶研发工作的。”他向记者回忆说,尽管当时市场接受度、技术研发难度都是未知数,但自己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困难。梁锋华和同事们一起看了不少交通事故视频。令人触目惊心的事故画面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打造出安全、智能的自动驾驶。”

“长安汽车在自动驾驶、整车智能化领域布局很早。”梁锋华介绍说,早在2010年,长安汽车就自主首发了in Call智能车载信息服务系统;2016年便首次完成了2000公里长距离无人驾驶测试。

10多年过去了,梁锋华还记得不少关于自动驾驶研发的故事。为了保证技术研发符合用户的使用场景,他和同事们几乎跑遍了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各种停车场等所有路况。以遥控代客泊车系统为例,仅核心算法就部署了超3.5万行代码,完成数万次测试。

“拿地下车库来说吧,我们实际测试后才发现,方形水泥柱就和圆形不一样,它会让不少超声波雷达回波‘飞掉’,导致车辆无法可靠感知水泥柱,为自动泊车埋下安全隐患。”梁锋华回忆说,就因为这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区别,研发团队反复改变算法、分析数据,反复优化路径规划和安全策略,连续奋战几十个日夜才终于解决问题。

在他10多年的自动驾驶研发生涯中,类似的考验还有很多很多。也正是得益于千千万万名像他一样埋头苦干的工程师,中国自动驾驶研发进入了快速突破期。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10余年后,梁锋华对文章开头的争论有着自己的看法:“自动驾驶的商业化不能靠喊口号,也不会一蹴而就,而是要在实干中持续发展。”

智能汽车要成长为“有情感”的伙伴

“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布局应当以市场为导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与5G、新能源等所有信心产业一样,自动驾驶也应当实现产、学、研融合发展。其中,企业围绕市场需求而进行的技术创新会有更高的应用价值。

挑战之下,大量企业正在育新机、开新局。是做稳妥、按部就班的“跟随者”,还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挑战者”,他们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