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袁凤友干扰司法公正败坏“水源” 非法夺占大石棚金矿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的裁判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尤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裁判则把水源败坏了。”司法作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从袁凤友与彭修文的一桩实为合伙、合作纠纷案件硬是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的院长、审判人员、执行人员等执掌司法大权的人员人为操纵,演变为袁凤友抢夺大石棚金矿大战的始作?者和帮凶,其手段之卑劣、视法律为儿戏、粗暴地践踏法律的尊严令人发指!在白山市范围内和广大群众心目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不良影响!不仅弄脏了水流,而且败坏了水源!以下重点摘取几个枉法裁判的片段,可管窥白山法院司法不公一斑,请各位法律人士仗义执言、广加评析:

  符合缓交诉讼费条件  违法办理缓交诉讼费

  白山中级人民法院(2012)白山民二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该案诉讼费立案时应交38万元,本来袁凤友不符合缓交诉讼费条件,但袁凤友却能通过院长、分管院长审批,违法办理诉讼费缓交手续,在第一次执行款扣划后,欠交的诉讼费未从2500万元执行款中扣除,而是全部全额划转给了袁凤友,至今,该执行费也未执行到法院帐户,实质是袁凤友的缓交诉讼费竟变成“免交”诉讼费。

  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白山中级人民法院(2012)白山民二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中认定为民间借贷的4000万元标的,本是袁凤友与彭修文合作、合伙期间的出资款,证据确实充分,法律关系十分清楚,没有岐义,

袁凤友干扰司法公正败坏“水源” 非法夺占大石棚金矿

袁凤友(中)

袁凤友干扰司法公正败坏“水源” 非法夺占大石棚金矿

袁凤友(中)

袁凤友干扰司法公正败坏“水源” 非法夺占大石棚金矿

袁凤友(前)

  但是袁凤友就能操纵白山中院的院长、审判人员,最终确认为借贷关系,稍有法律常识的都清楚:民间借贷成立的前提是出借款的交付,但本案的出借款并未交付,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并未成立,因而神龙矿业公司的担保法律关系自然也没有成立;交付4000万元的前提彭修文已将4000万合伙出资退款交付袁之前,也即是完成合伙出资退款,彭修文再将该4000万元出资退款通过另一个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事实发生借回使用,袁需通过简易交付方式完成民间借贷出借款的交付。

  但本案4000万元出资款并未完成退还事实,因退还出资款的前提是袁承诺的给神龙贷款7000万元贷款到位,用贷出的7000万元贷款中的4000万元退还袁的出资款4000万元,但本案中,袁的7000万元贷款自始至终没有贷款成功,因此,袁凤友和彭修文之间双方至今没有发生和完成4000万元出资款退还的事实,因而,无论彭修文打多少借条及双方签订多少份借款协议和担保协议,但双方民间借贷的法律事实始终没有发生和成立,作为担保合同亦从未成立。

  况且,如袁凤友的7000万元贷款不到位的前提下,袁凤友退伙并退回出资款要对合伙企业盈亏进行清算,如合伙企业亏损,袁凤友就不能取得4000万元退股出资款,并且,袁凤友还应当对其退伙前的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袁凤友的4000万元合伙出资行为已完成,但退伙清算并未进行。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根本没有成立(民间借贷属于实践性合同)。这是执行依据错误问题。导致后期的一系钱执行也是错误的。

  为人为提高债务人债务金额,不惜单方篡改执行笔录

  本来,袁凤友与彭修文的4000万元“债务”纠纷是达成共识,只还本金,放弃利息的,彭修文才四镍筹借资金,还清了4000万元所谓的“本金”

  袁凤友为达到以低价夺取和霸占申请人经营的大石棚金矿的非法目的,与该案执行法官鹿贵金采用单方修改法院听证笔录的方式,将2019年5月14日在中级法院调解室由执行法官鹿贵金主持,在彭修文及袁凤友及其委托代理人参加的听证询问过程中,双方均以彭修文已偿还完毕本金4000万元为基础谈如何处理剩余利息问题,该听证询问过程由执行法官鹿贵金等执行人员制作了听证笔录,原本意思表达十分清楚的彭修文已偿还完毕本金4000万元,在对双方的询问听证笔录形成后,申请人已在该听证笔录(原本未被修改的笔录)上签名并离开白山市中级法院调解室现场的情况下,未经彭修文同意,执行法官鹿贵金与袁凤友单方将该听证询问笔录修改为偿还利息4000万元,修改后的听证询问笔录明显语句不通,与原本表达的意思明显相反,该听证询问笔录中,袁凤友说:“---现在本金也收回来了,利息多点少点也是可以的---”,该处笔录明显的将“本金”二字改为“4000万”,并且,该听证笔录中,彭修文明确表示已偿还完毕本金4000万元,在场的法院听证主持人鹿贵金及袁凤友和其代理人索世林对彭修文已偿还本金4000万元未提出任何异议,就是这样十分清楚的彭修文已偿还本金4000万元的事实,却被随意篡改,这是何等的荒唐和明目张胆。

  操纵并擅自违法更换评估机构,故意压低金矿评估价格导致金矿评估价值严重偏离实际价值

  被执行人的被拍卖标的物金矿评估程序严重违法、评估价格与市场价格严重不符,差额巨大!

  袁凤友操纵执行法官鹿贵金违规选择评估机构,私自更改摇号选择评估机构的结果,第一次选择评估机构原本摇号结果为大地评估公司,他却私自变更为长城资产评估公司。评估结果与实际价格严重背离,彭修文完全不能接受该评估结果,评估公司将数亿元资产仅仅评估为2341万元。第二次评估时,鹿贵金又直接委派长城资产评估公司进行评估,将金矿连同探矿权评估为6677万元,评估结果依然与实际价格相差甚远。被执行人就金矿采矿权在国家自然资源厅备案的近一吨黄金储量为何不做评估,向评估师提出质疑,评估师孙立祥说法院委托他们做的是单项资产评估,已备案储量参不参加评估执行法官说的算,法官说评他就给评估。价值3个多亿的剩余备案储量两次都未被评估,因此在鹿贵金违规选择评估机构并操纵评估结果情况下,继续拍卖被执行人金矿必将导致被执行人重大财产损失。

  袁凤友出尔反尔,法院执行法官“积极配合”,出手必胜,市检察院检察意见和省高院的监督意见如空气般不予理睬

  在白山中级法院鹿贵金负责的另一起举报人与周远福民间借贷案件中,鹿贵金更是利用手中“权力”将本应执行给周远福的2500万元执行款强行全部执行给了袁凤友。

  周远福与袁凤友都是彭修文的债权人,均向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的执行申请,周远福向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时间是2015年12月5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立案时间);袁凤友向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时间是2016年3月9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立案时间)。

  但这两个申请执行人都是平等的普通债权人,两个申请执行人均不享有对被执行人的优先受偿权。但周远福向执行法院申请执行的时间在先,申请法院对举报人财产采取查封的执行措施在先,周远福早在2015年12月份即申请法院查封了举报人的不动产(在建温泉宾馆及国有土地使用权);但在周远福未得到法院其他执行款的情况下,鹿贵金作出裁定,将周远福申请查封的温泉宾馆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变卖价款2500万元,全部直接执行给了袁凤友,周远福对变卖温泉宾馆及国有土地使用权2500万元执行款未得到任何受偿。同一法院的同一执行部门竟能作出前后矛盾的执行裁定实属严重违背法院的常规执行程序和关于执行的相关法律法规及最高院的关于执行工作的司法解释。

  关于上述2500万元应执行给周远福一事,在有白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该检察建议被鹿贵金说成还不如擦屁股纸,当时彭修文郑重抗议鹿贵金的言行,说道:“你不尊重国家检察院和上级法院,但你不能不尊重这两份文书上的国徽!)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监督整改意见的前提下,这两份司法公文均认为应将2500万元执行款执行给周远福,但鹿贵金就敢置上述两份国家监督机关的司法文书于不顾,将这2500万元全部执行给袁凤友,而让周远福在这2500万元执行款中得不到任何受偿。